您现在的位置:广州政法网 > 政法要闻

广州探索粤港澳大湾区法律规则衔接成果斐然

来源:广州政法
发稿时间:2019年06月03日

粤港澳三地法律制度和营商规则迥然有别,实现大湾区建设规划,亟需促进粤港澳三地的规则衔接。近几年来,广州在粤港澳大湾区的法律规则衔接上进行了大量探索,并取得了瞩目的成果。日前,在首届粤港澳大湾区营商环境法治论坛上,广州公布的部分粤港澳大湾区法律规则衔接成果引起广泛关注。

微信图片_20190603162257.jpg

司法机关:搭建沟通协商平台

粤港澳大湾区对标纽约、旧金山、东京三大湾区,但是与这些湾区的显著区别是“一国、两制、三法域”。大湾区政治层面存在三套法律体系、三套司法体系,经济层面存在三套货币、三个关税区,这些客观情况决定了大湾区建设中新情况、新问题、新纠纷难以避免,区际法律冲突客观存在。

微信图片_20190603161128.jpg

粤港澳三地不同的政治、经济、法律、司法制度带来一系列法律难题。以司法权行使为例,域内存在共有管辖权、法律查明、裁决认可执行等问题。

近年来,广州法院系统积极搭设粤港澳三地司法协商平台,促进三地的法治交流协作更加系统化、经常化、规范化。在协商平台的基础上,建立重大法治问题三地协调机制,在宪法和基本法等法律框架内,协调解决有关争议。

据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王勇介绍,在当前建设粤港澳大湾区的重大历史进程中,广州法院通过强化审判职能,推动制度创新,为营造粤港澳大湾区良好法治环境进行有益探索和积极尝试,助力广州充分发挥国家中心城市和综合性门户城市的引领作用。一是通过制定规范性文件强化产权保护,优化营商环境;二是注重涉港澳案件专业化审判,不断总结司法经验;三是探索涉港澳纠纷解决新举措,努力适应新时代需求;四是依托智慧法院建设,提升审判能力现代化水平;五是推广新型诉讼服务,便利涉港澳案件当事人。

据了解,广州中院作为全国首批具有涉外审判管辖权的法院,一直以来高度重视涉港澳案件审判工作,不断强化审判职能,推动制度创新,涉港澳案件的审判能力和质效均有了明显提升。针对审判实务中存在的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广州中院积累了部分有效经验。

微信图片_20190520104218.jpg

在涉港澳诉讼中的送达问题上,广州法院拓展送达途径,借力智慧法院建设成果实现当事人的送达信息共享,探索构建当事人信息查询的部门联动机制。在涉港澳诉讼中的域外法查明问题上,积极借助社会力量查明域外法,探索建立域外法查明的案例库,提升法官对域外法的查明适用能力。广州中院正探索开发“涉港澳案件授权见证”平台,便利港澳当事人参与诉讼,将对涉港澳当事人授权委托的见证模式由传统的线下,拓展为线上线下并行。广州中院还试行涉港澳民商事案件在线庭审等审判方式改革,实现审判的信息化智能化。

法律服务:完善规则体系

粤港澳大湾区作为涉及两大法系、三个关税区、三个司法裁判区的特殊区域,各种市场主体对于跨境法律服务的需求都十分突出。大湾区带动了广东法律服务资源的再平衡、再整合,内地与港澳的法律服务机构合作越来越紧密,市场对于法律服务的需求会更加旺盛。如何推动三地的法律服务的交流与合作,广州在完善规则体系上进行了大量探索。

广州仲裁委主任王小莉认为,应当充分发挥仲裁在大湾区建设中的作用。据介绍,仲裁合作是粤港澳法律合作的“试金石”,广州仲裁委作出诸如成立南沙国际仲裁中心、互联网仲裁联盟等探索,包括区块链、时间戳电子签名、证据存证、一键翻译、一件扫码查询真伪等技术,可为湾区提供很强的技术支持。同时与法院合作,在全国首创裁审对接电子平台。

微信图片_20190520103854.jpg

据广州市律师协会权益保障委员会副主任徐嵩介绍,目前,粤港澳三地的律师业合作在现有的合作框架下已经取得了一定成效。在现有法律体系和三地相通的法律文化背景下,粤港澳律师业若能在差异中寻求多向合作,既可以帮助三地律师拓宽服务空间,还可以为三地的商事主体和居民提供无缝对接的法律服务。

2017年7月,广东省律师协会、香港律师会、澳门律师公会签订了《推进粤港澳深度融合律师服务业框架协议》,广东省律师协会与中国法律服务(香港)有限公司签订了《合作框架协议》。当月,广州市首家粤港合伙联营律师事务所——国信信扬麦家荣(南沙)联营律师所成立。

据广州市司法局行政应诉处处长沈敏介绍,粤港澳合伙联营律师事务所是由一家或多家香港、澳门律师事务所与一家内地律师事务所,按照协议约定的权利和义务在内地试点地区组建的合伙型联营律师事务所。这是根据CEPA及其补充协议,由司法部统一部署,推进内地与港澳律师事务所深度合作与资源整合的一项重要举措,是加强粤港澳法律合作方面具有前瞻性、标志性的试点措施。

目前,位于广州市南沙区的合伙联营所在投融资、并购重组、IPO、金融与银行、融资租赁、国际贸易等领域成绩斐然。合伙联营所提供“一站式”法律服务,服务于自贸区政府的制度创新、金融创新及招商引资工作,推进了“粤港澳深度合作区”的建设。但该措施也存在制度限制多、用人范围窄、配套措施少等问题。为深化试点工作,总结“广州经验”,广州市司法局计划从服务国家战略的高度,明确联营试点的政策导向和工作思路,加大合伙联营试点工作的力度,扩大合伙联营所的业务和用人范围,为深化合伙联营试点提供配套支持。

广州还将粤港澳三地的法律规则衔接作为打造良好营商环境的重要抓手,奋力打造公正透明高效可预期的区域争端解决机制,增强服务保障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能力,稳步推进一体化向前、实现高质量发展。

法学界:积极研究规则衔接

广州的实务法学近几年走在全国前列。在粤港澳三地的法律规则衔接的研究上,广州的法学界、律师界、司法界已经出现了大批研究成果。在前不久广州举办的首届粤港澳大湾区营商环境法治论坛上,一批研究成果首次公开面世。

微信图片_20190520103011.jpg

今年1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律政司在北京签署的《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相互认可和执行民商事案件判决的安排》。中山大学教授张亮对该文件进行了更加深入的研究。“在内地与港澳法律规则相冲突的情况下,司法该如何应对?建议法院在审理涉港澳案件时发挥司法能动性,积极适用港澳法。”张亮教授认为《安排》还有三个问题有待研究:一是生效时间,通过香港本地的立法确定生效时间,估计至少在两三年以后;二是新安排没有包括跨境破产案件等问题;第三是判决终极性的认定问题。

广州大学教授董皞研究的主题是“《粤港澳大湾区规划纲要》实施的基本法律问题”,研究内容涵盖湾区城市群建设与发展的地方立法与协作机制、司法协作与法律适用机制、国际私法与大湾区法律适用等七个基本法律问题。董皞认为应通过中央立法明确央地间事权划分范围,构建湾区内经济行政主体平等高效议事机制、立法互认与司法协助机制、区域立法高度授权机制予以解决。

“今后自动化的法院将会成为主流,而完全智能化法院的实现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华南理工大学教授滕宏庆在《粤港澳大湾区的营商环境优化与智能法院建设》报告中的一个观点。滕宏庆说,“我们预判,智能加法治可能是大湾区未来法治中的最大的优势和亮点,要校准好智能化法律治理,包括智能立法、执法、司法等要素,推动粤港澳大湾区成为国际一流湾区和世界级的城市群。

中山大学粤港澳发展研究院副研究员叶一舟就《粤港澳大湾区协同立法机制建设》进行了研究。叶一舟认为,“在基本路径的模式选择方面,从粤港澳大湾区的现实条件出发,可采取政府推进为主、社会演进为辅的紧密型区域立法合作机制。在协同立法的范围方面,可循序渐进地从具体性的大湾区共同事务进展到一般性的大湾区共同事务。”

实务法学界也涌现了大量的研究成果。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院长万云峰针对《粤港澳大湾区刑事司法协作》进行了研究。万云峰认为,在大湾区建设中,刑事法治环境也是其重要的组成部分,是大湾区建设的有力保障。从刑事审判的视角,司法协助需要解决的几个问题:一是刑事司法管辖权冲突问题;二是刑事证据的收集与采信问题;三是非监禁刑和社区矫正适用问题;四是裁判互认问题。三地之间因为立法目的和裁判规则上的差异,实体法和程序法的不同,导致了一定程度的司法冲突,但并不是绝对对立的。应在求同存异的基础上,尽快找到三个法域刑事司法协助的最大公约数,探索形成区际刑事司法协助的湾区模式,维护地区稳定发展,并向全国输出湾区智慧。

据了解,作为粤港澳大湾区的中心城市,广州长期着力法律规则衔接并进行了大量探索,在各方面努力下,粤港澳大湾区在法律规则衔接、规则体系协调、司法交流协作、涉外涉港澳法律服务产业发展方面均取得了一定成效。下一步广州也将以规则相互衔接为重点,在中央有关部门,最高院的统筹下积极开展有关行动。一是开展司法交流合作。二是建设国际商事纠纷多元化解机制。三是健全完善粤港澳法律服务体系。

田加刚 李宣佐